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!微信公众号:

《雷雨》话剧剧本精彩片段和台词 哪些令你印象深刻

时间:2019-08-24 06:22:01编辑:梓岚

雷雨的经典台词(记繁漪对周萍的话)

我一个人,静悄悄的独坐在桌前。

院子里,连风吹树叶的声音也没有。

这时候,你睡了没有?你的呼吸均匀吗?你的灵魂暂时平安吗?

你知不知道,我正含着两眼热泪在这深夜里和你说话?

萍,你应该知道我是怎样得爱你!

《雷雨》话剧剧本精彩片段_《雷雨》话剧经典台词_话剧《雷雨》经典语录_96KaiFa

我把我的爱,我的肉,我的灵魂,我的整个儿都给了你!而你,却撒手走了!

我们本该共同行走,去寻找光明,可你,把我留给了黑暗!

这在无形中是一把杀我的刀,你忍心吗?

今晚要是有一杯毒药在镜旁,我或许早以在极乐世界里了。

醒来的时候,一双双惊恐的眼睛蹬着我。

为什么?为什么要拦我?我真的不掂恋这行尸的生命!

我只求一个同伴,你答应过做我永久的同伴,我不该放松你!我后悔啊!

这里,一堵堵的墙把我们隔开。

它,在建筑一座监狱!把我像鸟一样关在笼里!

萍,你还记得那只金丝鸟吗,你曾隔着笼子喂过的?

而现在喂我的,是无穷无尽的苦药!我淹没在这苦海里。

你要是懂我,信我。就不该再让我过半天这样的日子。

我并不逼迫你,但你我间的恋情要是真的,那就帮我打开这笼子吧,放我出来!

即使度过死的海,你我的灵魂也会结合在一起!

我不如挪拉,我穿有勇气独自出走;我也不如朱立叶,那本是情死的剧。我不想到死里去实现、我的爱!

几时,我与你变成了那般陌生的路人!我在梦里向你喊着:

我冷啊,快用你热的胸膛温暖我;我倦啊,想在你的手臂里得到安息!

《雷雨》话剧剧本精彩片段_《雷雨》话剧经典台词_话剧《雷雨》经典语录_96KaiFa

早上醒来,看见的还是一碗苦药;一本写给你的日记。

心头火热,浑身,依然是冰凉的!眼泪就冒出来了,这一天的希冀又没有了。

萍,你再不救我,谁来救我?

雷雨的经典片段

朴:(向鲁妈)这是太太找出来的雨衣吗?

鲁:(看着他)大概是的。

朴:(拿起看看)不对,不对,这都是新的。我要我的旧雨衣,你回头跟太太说。

鲁:嗯。

朴:(看她不走)你不知道这间房子底下人不准随便进来么?

鲁:(看着他)不知道,老爷。

朴:你是新来的下人?

鲁:不是的,我找我的女儿来的。

朴:你的女儿?

鲁:四凤是我的女儿。

朴:那你走错屋子了。

鲁:哦。--老爷没有事了?

朴:(指窗)窗户谁叫打开的?

鲁:哦。(很自然地走到窗户,关上窗户,慢慢地走向中门。)

朴:(看她关好窗门,忽然觉得她很奇怪)你站一站,(鲁妈停)你--你贵姓?

鲁:我姓鲁。

朴:姓鲁。你的口音不像北方人。

鲁:对了,我不是,我是江苏的。

朴:你好像有点无锡口音。

鲁:我自小就在无锡长大的。

朴:(沉思)无锡?嗯,无锡(忽而)你在无锡是什么时候?

鲁:光绪二十年,离现在有三十多年了。

朴:哦,三十年前你在无锡?

鲁:是的,三十多年前呢,那时候我记得我们还没有用洋火呢。

朴:(沉思)三十多年前,是的,很远啦,我想想,我大概是二十多岁的时候。那时候我还在无锡呢。

《雷雨》话剧剧本精彩片段_《雷雨》话剧经典台词_话剧《雷雨》经典语录_96KaiFa

鲁:老爷是那个地方的人?

朴:嗯,(沉吟)无锡是个好地方。

鲁:哦,好地方。

朴:你三十年前在无锡么?

鲁:是,老爷。

朴:三十年前,在无锡有一件很出名的事情--

鲁:哦。

朴:你知道么?

鲁:也许记得,不知道老爷说的是哪一件?

朴:哦,很远的,提起来大家都忘了。

鲁:说不定,也许记得的。

朴:我问过许多那个时候到过无锡的人,我想打听打听。可是呢个时候在无锡的人,到现在不是老了就是死了,活着的多半是不知道的,或者忘了。

鲁:如若老爷想打听的话,无论什么事,无锡那边我还有认识的人,虽然许久不通音信,托他们打听点事情总还可以的。

朴:我派人到无锡打听过。--不过也许凑巧你会知道。三十年前在无锡有一家姓梅的。

鲁:姓梅的?

朴:梅家的一个年轻小姐,很贤慧,也很规矩,有一天夜里,忽然地投水死了,后来,后来,--你知道么?

鲁:不敢说。

朴:哦。

鲁:我倒认识一个年轻的姑娘姓梅的。

朴:哦?你说说看。

鲁:可是她不是小姐,她也不贤慧,并且听说是不大规矩的。

朴:也许,也许你弄错了,不过你不妨说说看。

鲁:这个梅姑娘倒是有一天晚上跳的河,可是不是一个,她手里抱着一个刚生下三天的男孩。听人说她生前是不规矩的。

朴:(苦痛)哦!

鲁:这是个下等人,不很守本分的。听说她跟那时周公馆的少爷有点不清白,生了两个儿子。生了第二个,才过三天,忽然周少爷不要了她,大孩子就放在周公馆,刚生的孩子抱在怀里,在年三十夜里投河死的。

朴:(汗涔涔地)哦。

鲁:她不是小姐,她是无锡周公馆梅妈的女儿,她叫侍萍。

朴:(抬起头来)你姓什么?

鲁:我姓鲁,老爷。

朴:(喘出一口气,沉思地)侍萍,侍萍,对了。这个女孩子的尸首,说是有一个穷人见着埋了。你可以打听得她的坟在哪儿么?

鲁:老爷问这些闲事干什么?

朴:这个人跟我们有点亲戚。

鲁:亲戚?

朴:嗯,--我们想把她的坟墓修一修。

鲁:哦--那用不着了。

朴:怎么?

鲁:这个人现在还活着。

朴:(惊愕)什么?

鲁:她没有死。

朴:她还在?不会吧?我看见她河边上的衣服,里面有她的绝命书。

鲁:不过她被一个慈善的人救活了。

朴:哦,救活啦?

鲁:以後无锡的人是没见着她,以为她那夜晚死了。

12共 2 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