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!微信公众号:

一个人的人生最悲惨能到什么地步?

时间:2020-05-06 04:02:18编辑:佚名

  还记得早些年,村里的婆婆婶婶们都骂:张凤萍命苦,嫁了个畜生不如的男人。后来没过多久,村里就没人再提起她了,只有外婆偶尔叹气说:「死了也好」。

  2003 年,随着村口的 108 国道加宽,城里一条条老街被重新规划,一栋栋被刷了「拆」字、字上又被划红圈打叉叉的破房倒地,紧跟着,高楼拔地而起。

  自此,村里家家户户稍有点儿气力的人都开始进城务工。在 108 国道上浩浩荡荡一路向西,从最开始一路一串的自行车队,变成了摩托车队、电动车队,每天早上都占据着半边国道。没几年,村里的房子就开始接连翻新重盖,村民大都住进了二层以上的小楼。

  直到 2014 年,郭伟一家三口还住在几十年前他爸留给他的那间平房里。全家都指望着他老婆张凤萍每天骑着自行车进城做些工地上最累、拿钱最少的「小工」,赚钱补贴家用。

  那时候,每每看到张凤萍出门,村头村尾总有一群男人议论:「我们都没郭伟好命,整天就知道打牌,偷鸡摸狗,卖过媳妇儿,蹲过局子,人张凤萍还死心塌地伺候他……」

  其实,郭伟早些年也还过得去。长得好、个子也高,90 年代初,还出门打了两年工,年纪轻轻就讨了媳妇儿,就是张凤萍。

  张凤萍是 1994 年嫁过来的,郭伟去接她时,出手大方,最时兴的「的确良」衣裳买了好几套,她娘家妈也有。后来她娘家妈逢人就夸,女儿嫁了个好人家,女婿长得体面还出手大方。

  张凤萍的娘家在过了江的一座山里。大山里的姑娘没几个念书的,山里人都觉得,女孩子听话最要紧,要是长得好看还勤快能干就更好了,最后找个好人家嫁了才是真本事——张凤萍就是最典型的一个,她从山里嫁到了离市区不远的郊区农村。

  张凤萍被郭伟带回了那间黑洞洞的屋子,婚后一年,刚满 18 岁,就生下了儿子郭强。然而,即便儿子出生了,郭伟还是天天在牌桌上坐着,等家里收的那点儿粮食卖完了,张凤萍只得跟着村里人一起,骑着自行车去城里打零工。

  1997 年冬天,郭伟欠了一屁股赌债,转头就跑了。追债的人追到家门口,砸了锅碗瓢盆,掀了桌子椅子,发现没什么能拿的,就把能砸的都砸了,张凤萍只能牵着儿子躲在一边哭。

  等那群人骂骂咧咧地走后,我外婆把张凤萍叫到家里吃饭,劝她:「这么下去怎么得了,你要不把孩子丢下,出去打工也好,这样总要被拖死的。」

  外婆听了直叹气,「你在家郭强也好不了,这样三天两头地来闹……一个大男人,有的是力气,整天叫你一个女人出去干活挣钱,算什么事儿?再这么下去,我看他哪天就要把你卖了!」

  村里人都传,她被郭伟卖给了山西一个挖煤的,得了一大笔钱。不仅还清了赌债,那段时间,郭伟还整天带着儿子郭强下馆子。

  村口的男人们闲扯时都笑:「郭伟真是好福气啊,讨的媳妇儿能生儿子能挣钱,还能救命!」

  第二年春天,村里丢了两头犁田的水牛。那年月,一头犁田的水牛值 1 万多块。丢牛的人家报了警,派出所查了几天就来人把郭伟从牌桌子上抓走了。

  村里人七嘴八舌:「哎哟,早该把这个栽拐带走了。整天赌、偷东西、卖媳妇儿,再不抓,估计连儿子都能被他卖了!」

  那个时候,谁家卖了媳妇儿不过是茶余饭后的一点谈资,被重视的程度远不及丢头牛。

  郭伟被抓走后,郭强成了个没爹没妈的孩子,虽有奶奶看着,但还是整天脏兮兮的,跟村里的小孩有打不完的架。而打架的原因,不外乎是村里的孩子不是当面唱「臭郭强,贼的娃,妈被卖,爹被抓……」就是背后喊他「贼娃子」。

  大概郭强的奶奶年纪也大了,每回我看到郭强,他总是一副吃不饱的样子。见我手上拿着啥,他都愣愣地瞅着,外婆见了就又拉他回家,给他洗脸再给他些吃的。

  没几年,郭强奶奶去世了,郭强年纪还小,只能来找我外婆,外婆就找了几个村里人,张罗着大家伙一起帮忙把他奶奶的丧事办了。印象里,丧礼那些天郭强话很少,等丧事办完后,他就当着大家伙的面,给外婆磕了 3 个头,外婆眼泪哗哗地把他拉起来。

  郭伟还在监狱,郭强没人看管了,只能一个人住在那间黑洞洞的屋子里,到了饭点儿就跟我一起去我外婆家吃饭,外婆常常嘱咐我,让我放学回家时叫上他一起,也不让我和村里其他的孩子学。

  在外婆家吃了两年饭,他的话还是很少。和之前一样,整天打架。外婆劝他:「别和那些孩子计较,都不懂事儿,好好念书,考大学,有本事了就没人欺负了,不要老是打架。」他一声不吭。

  外婆看在眼里,心里也难受,常在家感慨:「郭强这孩子是个懂事的,就是怪可怜。」

  郭强见她站在门口,问她:「你谁啊?站半天了还不走,我家里没人了,就我。」

  外婆听见了跑去一看,竟然张凤萍,「哎呦!凤萍回来啊!」接着就对着郭强说,「那是你妈。」

  不一会儿,张凤萍来外婆家借米借面,外婆递给她,接着问道:「这些年好不?怎么回来的?」

  「挺好,那边男人家里有三个兄弟,就娶了我一个,还让我管钱。他们兄弟下窑挣的钱都给我,我管家,一年换季都有新衣裳,我就照顾孩子……又生了 3 个,两个娃儿、一个女子,都听话……」

  「我妈和我弟把我领回来的,他们俩把我送到村口就走了,说怕村里人看见说闲话。山西那边儿都不知道我走……我妈说郭强过得不好,他爸在监狱里,奶奶又死了,我想回来看看他,再带他一起回山西……」

  张凤萍回来好一段时间,也一直没见她说要走。不过,即便人是回来了,可郭强还是不认她,对她也爱搭不理的,把这些年自己受的气全都算在了他这个妈身上。

本文标签: 最悲惨